大气的博彩名字 - 宜宾宁半仙鬼话连篇(三)——托梦游

来源:拐河资讯 2020-01-11 08:38:48

大气的博彩名字 - 宜宾宁半仙鬼话连篇(三)——托梦游

大气的博彩名字,特别声明:本连载故事皆为道听途说,在经过小编修改后展现给大家。至于真实还是虚构,就由着各位读者去感受了。

再次提醒:勿将故事中的人物和地点联系到现实生活中,因为故事就是故事,只是现在的科学无法解释某种现象罢了。

“娘娘!呜呜呜…你还没给末末取名字哒!”长宁农村一间老屋,一名年轻女子正跪在地上哭个不停,七月的宜宾正值炎热,除了带来蝉鸣、蚊虫,还有满身的汗水和内心的烦闷,在这水泄不通的老屋里显得更加剧烈。

屋里的人都在擦拭泪水,屋外的人也看着这一幕交头接耳,农村就是这样,但凡哪家有点事,村里人都会来凑个热闹,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堂屋人墙中的地上铺着草席,上面躺一喘着大气的老人,她骨瘦如柴,整张脸都像凹进去了一般,穿着一身寿衣,黑色麻布此刻显得格外深沉。她的鼻子和嘴僵硬呼吸着,那呼吸的频率就好似气管被什么噎着了一般。

年轻女子站起身冲到外面从他人怀中抱过一婴孩,屋里屋外的人都将她拦了下来:“娃娃沾不得这些!你听话嘛!”

“这是他祖祖哒,刚生下来的时候,那么心疼他!就让娘娘再看他一眼嘛!”年轻女子不顾一切冲进人群,屋里屋外吵成一片,可却被一声突然啼哭给震住了,显然是这熟睡的婴孩被吵醒了,啼哭声就这么将其他声音淹没了下来。

年轻女子轻拍着怀中的婴孩,将他慢慢凑近老人:“娘娘,我把你末末抱来了,你快看哈嘛。”老人双眼死死盯着天花板,就像失去了所有感知般,任凭周围吵杂,除了急促的呼吸,没有任何动作。也不知过了多久,屋里一个男人声音响起:“就麻烦大家搭把手!”年轻女子被这一声喊从哭泣中拉了回来,看着面前的老人已停止呼吸,其双眼圆睁,嘴大张着,还保持着喘息的面容,女子抱着婴孩就这么扑到了老人身上拼命哭泣摇晃!

“要不得!干啥子噢!”

“快拉开!快!”

在吵杂中,不知谁将天花板的吊扇打开了,扬起老人寿衣的一角正好遮住了婴孩的脸。

许多年后,李哥回忆这一段,并没有什么情绪表现,更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一般:“这就是我祖祖去世时的场景,后头都是听我父母说的,一个疼爱我的人,却差点把我也带走了。”

老人去世了,一家人也回归了平静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老人的去世对生活有所影响。可婴孩总生病,晚上还总是哭个不停,家里人都愁怀了,甚至一个村的人都在议论婴孩母亲不听招呼,害的孩子沾了阴气,被鬼缠上了。

病怏怏的李哥很快就上小学了,对于那个疼爱他的祖祖印象,更多是停留在照片上,每每看到照片上老人慈祥的面容,已经记事的李哥并没有太多陌生感,反而觉得这个老人他经常看到般。但由于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告诉家人后,家人只是觉得这是对于亲人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吧,但直到后来的事情,李哥家人才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有一天晚上,李哥梦到了那个照片里的老人,也就是他的祖祖,老人站在一栋小楼二楼阳台望着他微笑。小楼十分简约,却装修的十分精致,白砖墙红瓦片,却似纸片般弱不禁风。李哥就这么站在楼房前不知所措,老人手中拿着一个拨浪鼓,望着他微笑:“来看祖祖,祖祖想你了。”拨浪鼓晃出愉悦的声音,那声音使得已经不玩这类玩具的李哥向往,一步两步朝着楼房走去,可楼房明明就在面前,却怎么也走不近一样。

“快来,祖祖想你了,快来,祖祖这有玩具。”老人的声音沙哑且空旷,在整个夜空中回荡,四周烟雾弥漫,但却能看到面前的小路。老人转眼就来到了李哥面前,将手中的拨浪鼓递给了李哥,牵起李哥的手就走进了楼房。小楼房里的家具崭新但质感很差,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让人很不适。

“祖祖送你这个玩具你喜欢不?”

“喜欢。”

“喜欢就多来看祖祖,祖祖想你。”

“要的。”

就在老人要将李哥牵上楼的时候,一个声音惊醒了整个梦。

“你跑到这来爪子!”

李哥醒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离家不远的一座小山丘上,而惊醒他的人是早上起来摘菜的爷爷!环顾四周,是自家的菜地,爷爷着急忙慌的往自己这边走来:“滚下来!跑到上面去干啥子!”

李哥从小山丘上滑下来,这才发现所处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祖祖的坟。

“还不回去!”爷爷一边责骂,一边将他提起往家走。回到屋里后,李哥正准备钻回被窝,这才发现衣服兜里有一坨被竹节插着的泥巴团。从那以后,家里人、村里人都经常在议论此事,对于这次“梦游”的闲言碎语,让李哥的妈妈经常偷偷抹泪,自言自语。

就这么过了半年,又一天晚上,李哥又梦到了自己的祖祖,老人相比之前的精神奕奕,显得十分憔悴。她还是拿着一个拨浪鼓,站在楼房二楼阳台摇晃着:“不来看祖祖啊,祖祖想你了。”

李哥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只是这么呆呆的望着不远处的老人。老人一袭黑衣在无法感受到的风中抖动着,老人虽然很憔悴,但那微笑的面容依然那么慈祥:“快让祖祖抱抱你。”李哥走近老人,老人站在楼房门口将其抱紧,拥抱没有温暖,反而是一阵阵的寒意。

“跟祖祖一起住要的不,祖祖给你买玩具。”

“我不要这个鼓,泥巴做的!”李哥嫌弃的指着老人手中的拨浪鼓。

“你想要啥子嘛,跟祖祖进去拿嘛。”老人微笑着再度牵起李哥的手往楼房里走,那门近在眼前,可是怎么走也走不到门口,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每一步都离门框近了后,李哥停下脚步拉扯了一下老人的手,老人回头:“马上就到了,里面要啥子玩具都有。”

“祖祖,他们怎么老是说我妈妈不对噢?妈妈天天都在哭。”李哥的话让老人的表情有些僵硬了:“你妈妈没什么不对啊。”

“可每次我生病不好,爷爷奶奶都怪妈妈,爸爸还乱涛妈妈。”

老人蹲下了身,抓起李哥双手,望着那双大眼睛:“是他们不对,不是你妈妈不对。”老人回过头看了看那栋楼房,笑了笑:“那你不能跟祖祖进去耍了,你该回去了。”

“那我想要祖祖给我玩具哒。”

老人从手中递给李哥一沓钱:“喜欢买啥子就买,也给你妈买点!好了,你该回去了,祖祖要回去了,以后要乖,祖祖会想你的。”李哥望着手中的钱喜笑颜开,早已盘算好了要买些什么玩具了,可再抬头一看,祖祖和楼房都已不见了,周围一片漆黑,雾气腾腾。李哥十分害怕,四处奔跑着,直到一个跟斗把自己给绊醒了过来。这才发现天刚蒙蒙亮,自己竟身处一片竹林里,不远处正传来一阵阵的哭喊声,屏息一听,才听出是家人在喊自己。

等赶到家人面前的时候,家人就是一阵唏嘘和责骂,直到看到李哥手中捏着的东西才鸦雀无声,那双稚嫩的手中竟抓着一沓已潮湿腐蚀的冥币!

后来,李哥再也不会梦游了,但小时候时常还是会梦到自己的祖祖,还是那么慈祥,还是那声:“祖祖想你了…”

写在最后

本故事的内容改编自朋友之间攀谈故事。关于托梦大家并不陌生,但这样托梦后又梦游到墓地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管真假,大家就当故事看吧。

本连载更新时间:每周一期,周六或周日更新

爱宜宾宁半仙出品

转载请注明平台及作者名

上一篇:上海建立“国防教育从娃娃抓起”创新平台
下一篇: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李长斗:奋斗的人生最幸福

责任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