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讯彩票登陆 - 复旦大学图书馆馆藏晚清、民国期刊创刊号

来源:拐河资讯 2020-01-08 14:23:39

全讯彩票登陆 - 复旦大学图书馆馆藏晚清、民国期刊创刊号

全讯彩票登陆,晚清、民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在这个风雨交加、国危世乱、各种矛盾交织纷繁复杂、两千年来未曾有过的大变局时代中,期刊是最接近历史真相的记录者。可以说,晚清、民国每一期期刊中的细节,都值得仔细推敲,它身上附着的每一条线索,也都能将我们带到它曾经划出的历史轨迹中。

1949年以前有记录可查的出版期刊约有3万余种,至今国内外图书馆无一全面收藏。复旦大学图书馆幸运地收藏了许多这一时期的期刊,并且里面不乏珍贵的创刊号。

“创刊号”是一种期刊所出版的第一期。创刊号还有不少的“别名”,如:《红玫瑰》的创刊号叫“特刊号”,《活时代》称“创始号”,《矛盾》称“发动号”,《一般》杂志叫“诞生号”;还有杂志的第一期叫“露面号”……

创刊号代表着一本杂志的诞生,宛如初生儿的第一声啼哭,蕴藏着生命的意义;创刊号又是新杂志的第一畦犁痕,播种下希望、知识、智慧、文化与心血。今天,就从创刊号中摘选一二,带着大家领略一番“创刊号”亮丽的风景。它们或刊名有趣,或封面别致,试用现在的眼光重新打量其内容,耐人寻味。

绣像小说(索书号:乙4685)

创刊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五月,李伯元主编,线装半月刊,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1906年4月停办,共出72期。

我馆馆藏第1-72期。

《绣像小说》是晚清时期我国古典小说的一种刊行样式,是带有插图的一般通俗小说。其所刊作品之重要者如《文明小史》、《活地狱》、《醒世缘》等。该杂志致力于宣传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思想,发挥小说的“化民”功能,便于群众阅读理解。所刊内容反映了当时中国社会的黑暗和腐朽现象,意在使人民群众脱离愚昧走向清醒,破除迷信,反对缠足等,灌输科学知识。使民众了解现实,利于改革,自求生存,富强国家。

东方杂志(索书号:乙1938)

光绪三十年正月二十五日(1904年3月11日)创刊,月刊。东方杂志社编辑,上海商务印书馆发行。民国九年(1920年)一月第17卷改为半月刊,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一月(第44卷)恢复为月刊。同年十二月终刊,共出819期。

我馆馆藏全套。

创刊号有《新出<东方杂志>简要章程》云:“本杂志以启导国民、联络东亚为宗旨”。该刊为综合性刊物,是影响最大的百科全景式老期刊,有百年老刊、刊中寿星、大匠如云等盛誉,可谓春蕾独卉,一帜永红。

梁启超、蔡元培、严复、鲁迅、陈独秀等著名思想家、作家都在该刊发表过文章,杜亚泉、胡愈之等出任过其主编。

《不忍》 月刊(索书号:乙536)

民国二年(1913年)二月创刊,在上海出版,由广智书局发行。内容除“国闻”、“附录”部分外,均系康有为个人著作,先后由其门人陈逊宜、麦鼎华、康思贯担任编辑人。1913年11月出版第8期后,因康有为母丧停出。1918年1月,续出第9、10期合刊,由潘其璇编辑,以后再未续出。共计发行10期。

我馆馆藏第1-10期。

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避难日本,设立保皇会,鼓吹“开明专制”,反对革命。1913年康有为回国后主编《不忍》杂志,宣扬尊孔复辟。《不忍》杂志主要刊登康有为个人的著述,问或也刊登其先辈的诗文、朱九江诗文和袁世凯给康有为的电报,但所占的比例相对比较小。

关于《不忍》杂志创刊的理由,康有为在《<不忍>杂志序》提出“十不忍”:“睹民生之多艰,吾不能忍也;哀国土之沦丧,吾不能忍也;痛人心之堕落,吾不能忍也;嗟纲纪之亡绝,吾不能忍也;视政治之窳败,吾不能忍也;伤教化之陵夷,吾不能忍也;见法律之蹂躏,吾不能忍也:睹政党之争乱,吾不能忍也;慨国粹之丧失.吾不能忍也;惧同命之分亡。吾不能忍也。”以此阐述了杂志创刊的理由,并对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北洋政府给予了大力批判。

游戏杂志 月刊(索书号:乙3187)

民国二年(1913年)十二月创刊。钝根、天虚我生编辑。中华图书馆印行。出版地上海。民国四年(1915年)六月终刊,共出19期。

我馆馆藏第1-19期。

创刊号有《<游戏杂志>序》云:“不世之勋,一游戏之事也;万国来朝,一游戏之场也;号称王,一游戏之局也。……由是言之,游戏岂细微事哉?顾游戏不独其理极玄,而其功亦伟。……故本杂志搜集众长,独标一格,冀藉淳于微讽,呼醒当世。顾此虽名属游戏,岂得以游戏目之哉?”

该刊为综合性娱乐刊物,文学方面有小说、诗词文、剧曲、译文等作品。该刊撰稿人有天虚我生、梦犊生、独鹤、瘦鹃、常觉、瘦蝶、觉迷、爱楼、春声、剑秋、东园、朗生、东茔、柚斧、率公、善之、丁悚、了青、天白、鹣影楼主、锦霞阁主、温倩华等。

礼拜六周刊(索书号:乙4470.1)

民国三年(1914年)六月六日创刊。王钝根、剑秋编辑。中华图书馆发行。出版地上海。民国五年(1916年)四月二十九日停刊,共出100期。后于民国十年(1921年)三月十九日复刊,周瘦鹃、王钝根编辑,期号续前。民国十二年(1923年)二月十日出至第200期终刊。

我馆有部分馆藏。

创刊号有《礼拜六赘言》云:“游倦归斋,挑灯展卷,或与良友抵掌评论,或伴爱妻并肩互读,意兴稍阑,则以其余留于明日读之。睛曦照窗,花香入坐,一编在手,万虑都忘,劳瘁一周,安闲此日,不亦快哉!”

该刊为鸳鸯蝴蝶派小说周刊,除创作小说和翻译小说外,另有新旧体诗、剧曲、散记等作品。小说以中长篇居多,主要有天虚我生的《孽海疑云》、姜杏痴的《剑胆箫心》、吴双热的《蘸着些儿麻上来》、程小青的《长春妓》等。后100期除小说外也兼刊杂作,如张褥子的《读书小记》、王钝根的《拈花微笑录》、陈濑一的《睇向斋秘录》等。

红玫瑰(索书号:乙2395)

民国十三年(1924年)八月二日创刊。前身为《红杂志》。严独鹤、赵苕狂编辑。世界书局发行。出版地上海。自第4卷起改为旬刊。民国二十一年(1932)一月终刊,共出288期。

我馆馆藏第1-2卷。

创刊号有《发刊词》云:“红之为色,在吾国人心理中,隐然可以表示富丽,表示繁华,故为一般人所欢迎。然使红者而为花,则所谓富丽繁华之特色,乃益显著而可爱。花之类繁矣,花之红者亦甚多矣,求其色香浓艳,为雅俗所共赏者,又莫如玫瑰。取此佳卉以名吾杂志,简言之,亦冀阅者视此杂志与芬芳馥郁之红玫瑰,同其欣赏而已。”

该刊为鸳鸯蝴蝶派文学刊物,主要发表小说,代表作品有不肖生的《江湖奇侠传》,严独鹤的《人海梦》、赵苕狂的《江湖怪侠》、包天笑的《倡门之病》、徐卓呆的《穷人的贞操》、李定夷的《赌毒》等。

一般(索书号:乙4)

创刊于民国十五年(1926年)九月,每卷4期,共出9卷。前2卷有夏丏尊主持编务,第3卷起改由方光焘主持编务。上海开明书店印行,民国十八年(1929年)十二月停刊。期间民国十六年(1927年)五月至八月因故停刊4期,九月复刊。

我馆馆藏第1-9卷。

《一般》并不一般,《一般》创刊前一个月,开明书店刚好成立,在主编《一般》时,夏丏尊已经是开明书店的编辑,《一般》月刊的发行与广告都由开明运作。《一般》发刊词,《<一般>的诞生》表示:“好在我们无甚特别,只是一般的人,这杂志又是预备给一般人看的,所说的也就是一般的话罢哩”该刊发刊词也不随俗,不发口号,以“对话”形式做开场白。

这别开生面的卷首语,用对话的形式,向读者展示了《一般》的动机、性质、宗旨、趣味,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针对性很强。

“好久不见了,你好!”

“你好!”

“听说你们要出杂志了

“真的,正在进行中,”

“现在杂志不是很多了吗?有什么教育杂志,学生杂志,妇女杂志,文艺杂志,还有鼓吹甚么主义宣传甚么主张的许多东西,真连记也记不清楚。”

“你喜欢看杂志吗?在现在的许多杂志中,那几种最有兴味?”

“看呢,有时也去购几种来看看,你是知道我的,我虽然也入过学校,但并无专门知识,杂志中的泱泱大文,觉得比学校里的课本还难懂,并且似乎与我们一般人的生活上,也无直接关系,所以总不十分发生兴味?”

“那么,你在闲暇时,用什么消遣呢?”

“还不是看看小报画报与《礼拜六》等类的东西?否则就是去叉麻雀,逛游戏场,或是什么。”

“这也怪你不得,现在的出版物,各有门类,与一般人不相干的。”

“我很希望《一般》将来成为一般人所欢迎的杂志,给一般人以许多好处,”

“我们自己也希望,但这要看我们的能力了。”

“再会了,以后随时在《一般》上领教吧。”

“再会,再会。”

幻洲半月刊(索书号:乙886)

民国十五年(1926)十月一日创刊。创造社主办。先后由创造社、光华书局发行。出版地上海。

我馆馆藏第1卷第1、5、9期、第2卷第1、5期。

创刊号卷首有启事云:“本刊系独立性质,内容侧重文艺,兼及批评讨论。……本刊之创设,在摆脱一切旧势力的压迫与缚束,以期能成一无顾忌地自由发表思想之刊物,……一切创作,诗歌,杂文,图画,批评,介绍,翻译,讨论,均所欢迎。”

该刊编排独特,每期分上、下两部:上部为“象牙之塔”,刊登小说、诗歌、散文与美术作品,叶灵凤编辑,主要撰稿人有周全平、滕刚、洪为法、亚灵、宰木、周毓英等;下部为“十字街头”,刊登关于文坛和社会的述评、杂感,潘汉年编辑,作者多署“下流人”、“无聊人”、“泼皮”、“小流氓”、“店小二”之类假名。

复旦旬刊(索书号:乙3461)

民国十六年(1927年)十一月五日创刊。复旦大学学生会旬刊社编辑。复旦大学学生会出版委员会发行。出版地上海。民国十七年(1928年)六月出至第2卷第7期终刊,共出13期。

我馆馆藏第1卷第1-6期,第2卷第1-7期。

创刊号有《发刊辞》云:“本刊……秉有‘光明的,明晶的,至善的’一颗善种,一粒舍利。……所以播种的人,和栽培的人,欣赏的人都应有应尽的,爱护的责任,明辉的,无畏的精神。万不要另蕴魔念,摧残了灿烂的花,变了舍利的色相,这就是本刊的渴望,也就是复旦之光!”

该刊作为校刊,文学占据一定篇幅。创刊号有李宝琛、任重、老畏、六逸等人的诗歌、小说、随笔等作品。

青鹤(索书号:乙1846)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十一月十五日创刊,由上海青鹤杂志社主编发行。至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七月共出5卷19期。

我馆有部分收藏。

《青鹤》的创刊号首页有“本志特约撰述”人名单,共有105人之多,可谓阵容雄厚,其中有陈石遗、丁福保、于右任、周瘦鹃、章士钊等人。从名单上便可知这是本什么样的杂志。有评论说《青鹤》给了30年代上海旧式文人生存和创作空间,是很恰当的。

主编陈赣一《青鹤之命名》,省去了我们对名字的猜忌——“拾遗记云,幽州之墟,羽山之北,有善鸣之禽,名青鹤。世说曰,青鹤鸣,时太平。国之骚乱,逾廿年,人民望太平久矣,而竟不可见。青鹤善鸣之禽也,且鸣于太平之秋也。今世不复闻其声,于以见太平之未可遽至,因以其名本志,而本志固未能如青鹤之善鸣,顾期待太平之心,则天下之人皆同,岂独同仁为然耶,此又本志不敢不勉者也。”

词学季刊(索书号:乙3245)

创刊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四月一日,有226页。封面画为吴湖帆作,叶恭绰题写刊名。主编者龙沐勋(龙榆生)。

我馆馆藏第1卷第1-4期,第2卷第2期。

《词学季刊》首篇为龙沐勋的《词体之演进》,有启蒙的意思。前人称词为“诗余”亦谓之“长短句”,有“上不类诗,下不入曲”之论。王士祯说的更模糊——或问:“诗词词曲分界?”予曰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定非香簌诗。“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定非草堂词也。燕归来之后用“逗号”,比用“句号”有味,也合情理。

《词学季刊》前4期(第1卷)由上海民智书局出版发行,因属“曲高和寡”之刊物,销行不畅,自第2卷起交开明书店继续出版,出至第3卷第3期停刊。

人间世(索书号:乙44)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四月五日创刊于上海。先后由林语堂、陶亢德、徐讦编辑。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十二月二十日出至第42期停刊。小品文半月刊。“论语派”刊物。

我馆有部分馆藏。

该刊发刊词为林语堂所写,“十四年来中国现代文学唯一之成功,小品文之成功也。创作小说,即有佳作,亦由小品散文训练而来。……《人间世》之创刊,专为登载小品文而设,盖欲就其已有之成功,推波助澜,使其愈臻畅盛。……内容如上所述,包括一切,宇宙之大,苍蝇之微,皆可取材,故名之为《人间世》。

除游记诗歌题跋赠序尺牍日记之外,尤注重清俊议论文及读书随笔,以期开卷有益,掩卷有味,不仅吟风弄月,而流为玩物丧志之文学也。半月一册,字数四万,逢初五、二十出版,纸张印刷编排校对,力求完善,用仿宋字排印,以符小品精雅之意。尚祈海内文士,共襄其成。”该刊主要发表体现“论语派”文学主张的小品文,张扬。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格调”的文艺观,曾受到鲁迅等人的批评。

主要撰稿人有周作人、林语堂等。

水星(索书号:乙897)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创刊,由北平文华书局出版发行。

我馆馆藏第1卷第1-2期,第2卷第1-3期。

《水星》的诞生极富诗意——“刊物名字太难取,我们那一晚在某处坐谈,也许是举头见星,低头见水的缘故,有人提议叫作‘水星’,大家觉得还来得别致,‘水星’就‘水星’吧。”多少年之后,卞之琳落实了这个“某处”是北京北海公园的五龙亭——“因为不是月夜,对岸白塔不显,自石长桥栏杆间只偶现车灯的星火,面前星水微茫,不记得是谁提出了《水星》这个名字……”

当年北海三座门大街14号前院南北屋各三间,聚集着文坛最优秀的一群人:靳以、巴金、沈从文、李健吾、郑振铎、卞之琳、李广田、何其芳。如今,这些人大部分都走了。让我们荡起双桨的北海水面,还会有快乐的歌声飘过,却不再会有人聚议办一本什么文学杂志了。

葱茏(索书号:乙3848)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三月十日创刊,仅出1期。国光文艺社编辑。现代书局发行。出版地上海。

我馆馆藏第1期。

创刊号有《创刊的话》云:“当前的时代是一个不平凡的时代,同时,也正是一个黑暗无比的时代。……我们只有彷徨。只有迷路!难道我们就永远彷徨,永远迷路吗?——我们要切实地去挣扎,我们要在飞闪,号叫着的雷火,流冰。暴风之中认清了我们的目标去寻光明,‘光明’!它会从直的,横的,错综的,五花八门的许多路中寻着来的。”

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评论等作品,间有译作。撰稿人有钱天起、何德明、绿华女士、董每戡,翁泽永、钉蒂、崔月可、杨劲弓等。

乐观(索书号:乙4268)

民国三十年(1941年)五月一日创刊。由上海乐观社出版发行。《乐观》的外形是特别的狭长开本,长宽之比为2:1,可握于掌中。该刊编辑为周瘦鹃,作者有包天笑、郑逸梅、徐卓呆、王小逸、范烟桥、胡山源等。

我馆馆藏第1-10、12期。

《乐观》的封面皆为当红女星玉照,依次为:陈云裳、李绮年、胡蝶、顾兰君、周璇、路明、袁美云、李丽华、陈燕燕、李红、周曼华、白杨。《乐观》出12期,昔有红楼十二衩,今有乐观十二衩。周瘦鹃在“发刊词”云:“我是一个爱美成癖的人,宇宙间一切天然的美,或人为的美,简直是无所不爱。”

苦竹(索书号:乙2282)

创刊于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又南京苦竹社出版发行,主编胡兰成。

我馆馆藏第1-2期。

炎樱是《苦竹》的封面装帧者,是张爱玲的密友。对于《苦竹》的封面,同是那时代的人——沈启无,称赞有加:“最近看到《苦竹》月刊,封面画真画得好,以大红做底子,以大绿做配合,红是正红,绿是正绿,我说正,主要是典雅,不奇不怪,自然的完全。用红容易流于火燥,用绿容易流于尖新,这里都没有那些毛病。肥而壮大的竹叶子,布满图画,因为背景是红的,所以更显得洋溢活跃。只有那个大竹竿是白的,斜切在画面,有几片绿叶披在上面,在整个的浓郁里是一点新翠。我喜欢这样的画,有木板画的趣味,这不是贫血的中国画家所能画得出的。苦竹两个字也写得好,似隶篆而又非隶篆,放在这里,就如同生成的竹枝竹叶子似的,换了别的字,绝没有这样的一致调和。总之,这封面是可爱的,有东方纯正的美,和夏夜苦竹的诗意不一定投合然而却是健康的、成熟的、明丽而宁静的,这是属于秋天的气象的吧,夏天已经过去了。”

茶话(索书号:乙2550)

创刊于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六月五日,由上海联华图书有限公司出版发行,编辑人顾冷观、吕白华。共出35期,到1949年4月上海解放前夕停刊。

我馆收藏有第1-30期。

茶话就是闲聊,海阔天空,东家长西家短,儿女情长,道听途说,多少前朝兴亡事,都付渔樵茶话中。《茶话》创刊一点没有表白,如“创刊词”、“编后记”一类。开篇即是陆丹林的《总理大本营时期手札》披露孙中山1923年6月10日,8月26日,9月7日,9月16日致叶恭绰函,11月25日致张作霖函。以上五函,叶恭绰合装成册,题跋志感,时叶氏任财政部长。

文艺复兴(索书号:乙377)

创刊于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一月,主编郑振铎、李健吾。上海文艺复兴社出版发行。出至第4卷第2期,1947年11月1日即告终刊。

我馆有部分收藏。

《文艺复兴》是日本投降后,上海方面出的唯一大型文艺刊物,也是中国当时唯一的大型刊物。创刊号封面是由李健吾设计的,因恰逢国共谈判,李健吾先生选取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基罗的《黎明》,意味着胜利了,人醒了,事业有前途了。但是翻遍《文艺复兴》,稍感不足的是,全刊密密麻麻全是黑沉沉的文字,竟无一幅插图。

创世(索书号:乙3377)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九月十五日创刊。姚大均编辑。创世半月刊社发行。出版地上海。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七月终刊。

我馆馆藏第1、3、6、9-11、13、17期。

创刊号有《就这样推展开去(代创刊辞)》云:“放在眼前的世界,是那些崇高,至善的理想逐渐趋于低沉,和平的声浪被战争的宣传替代了。今日的世界,我们感到失望,今日的中国,我们更感到失望。但现实纵然是失望,在失望之中我们不能悲观,也不应消沉,我们要继续不断努力下去。我们也要喊出那些理性的呼声,我们要求人类恢复睿智,重复走上理性的路途。”

该刊为综合性刊物,有剧作、散文、随笔、评论等少量文学作品。文学方面撰稿人有长风、唐驶、田汉、徐铸成、安娥、李健吾、洪深、歌牧、朱绛、叶圣陶、吴晗等。

报告周刊(索书号:乙3273)

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三月五日创刊,仅出1期。姚雪垠、徐中玉主编。春秋出版社发行。出版地上海。

我馆馆藏第1期。

该刊无创刊词。创刊号卷末有《稿约》云:“本刊以站在人民的立场,忠实的批判现实,反映现实为宗旨。分专论,通讯,报告特写,人物传记,书报评介,文艺,杂感,木刻,漫画等栏。各栏均欢迎投稿。”因当局查禁,该刊印成后直至上海解放才得以发行,刊内附有《<报告周刊>特刊号启事》云:“现在大上海解放了,我们把《报告周刊》当作一种‘文献’献给读者们,让读者们知道在那样黑暗的时候,某些进步文化界人士,默默地冒着生命的危险,在工作着。”

该刊为综合性刊物,但创刊号尚无文艺创作,主要是时事评论和通讯。主要撰稿人除编者外有焦敏之、雷丁、蔡尚思、许杰、陆君平、林焕平等。

来源:复旦大学图书馆

学习古籍版本,离不开查看实物、关注古籍网拍、了解市场价格!点滴是低成本、最方便的学习方法:长按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点滴拍卖或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拍品。

上一篇:钢中生活区 VS 花冲小区,哪个更宜居?
下一篇:极简内饰风格 居家不失豪华的多功能房车 中意旅行家房车商务版

责任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