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一时的“火星文”,消失在网络时代的烟云中

来源:拐河资讯 2019-10-23 01:21:06

90后“武术”似乎已经从舆论舞台上消失,00后“俚语”网络又发起了一次正面“攻击”。不同于之前网络语言的传播,00后网络俚语有着重要的一层。它不仅能被90后理解,甚至00后也不能理解一切——今天的网络语言不能再被分成简单的几代。每个“圈”都有自己的网络语言层。

经过仔细考虑,00以后在网上说俚语的规则并不陌生。例如,“ssfd”是“颤抖”的语音缩写。同样,zqsg=真实感受,blx= blx,bhys=抱歉。

在语言交际中,内容决定形式,形式也对内容产生微妙的影响。用拼音缩写代替中文全名不仅是为了表达简单方便。对于网络中的本地人来说,输入更多的字符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而是表达一个特殊的手势。在其他人看来,这种简单的造词方式可能有点僵硬,但在网络俚语用户看来,使用这些表达方式不仅是一种习惯,而且还显示了他们的态度和立场。

不难发现,在互联网上有机会成为俚语的词通常属于特定网络圈子使用的高频词。在大众传播的背景下,由于汉语中存在大量的复调字符,与拼音相似的缩略语明显会造成很大的歧义。当它们变成高频词时,通过协议达成的普通简单表达方式让圈子里的人理解了信息。当圈外的人看到汉字、字母和符号的混合语言时,他们感到困惑。然而,圆圈内的人似乎已经阅读了联合代码,一眼就能看出代码的含义,从而从共同的表达中产生圆圈的凝聚力。

自从网络语言诞生以来,社会上就一直担心各种不注意规则的“俚语”会破坏语言的纯洁性,使人们失去优雅使用汉语的能力。时代变了,甚至互联网语言本身也经历了反复。人们担心的语言纯净的“污染”并没有真正发生。

是的,确实有一种现象,即大众传播“腐蚀”并最终改变单词的原始含义。但是这一切并不完全是由网络语言的产生造成的。随着公众文化教育水平的提高,书面语已经从少数精英的交际工具变成了公众的交际工具。表情复杂、适用场景狭窄的词语首先受到影响。为了适应大众传播,高语境往往会让位于低语境。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90后语文课堂中经常出现的纠错问题在实际应用中经常受到现实的影响。就像“同理心”一样,尽管它最初的意思是“感恩的感觉就像是从对方那里得到了个人的恩惠”,但现在它被广泛地用来“感觉好像你亲身经历过”。随着大众传媒的广泛使用,它的最新含义甚至被写进了《现代汉语词典》。在反复误用后,错误的表达最终成为当局认可的正确的打开方法。

然而,不要高估网络语言对正统语言的影响。像互联网上所有流行的东西一样,人们可能会比他们意识到的更快地忘记互联网语言。例如,几年前,人们在互联网上用“我”来指代“我”。这种来自当地方言的用法现在越来越少出现在互联网上。即使一个人经常使用“我”,他也会被评价为“娘”。然而,具有明显贬义属性的“娘”一词由于其争议性,很可能会逐渐被抛弃。

随着90后的成长,大多数广受欢迎的“火星文章”将消失在互联网时代的烟雾中。进入工作场所后,年轻人必须学会适应通用语言,适应传统严肃的表达方式,走出自己的圈子,使用更广泛人群接受的表达方式。这是语言“集中”的正确姿势。

也许一些在线语言最终被大众接受并成为流行的表达方式,但这只是语言的一种普通递归。任何经过历史训练的语言都有韧性去描述时代的起伏,并在放松之间保留最简单和最好的一面。

(来源:中青评论微信公众号)

快乐赛车pk10

上一篇:3场国乒德比,2场中日对抗!女乒造一幕奇景,半区或已拿决赛资
下一篇:电影《大话西游之成长的烦恼》发布终极预告,成长故事再升级

责任编辑:匿名